一粒米论坛 首页 新闻资讯 热点关注 查看内容

惊!!!长跑冠军涉嫌奸杀4名女性,潜逃23年无人发现

2018-11-13 17:47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81| 评论: 0

摘要: 10月10日上午11点多,营口市鲅鱼圈区的一家体育用品商店里,54岁的老板杨贵喜被几位前来“买鞋”的男子扑倒,戴上了手铐。几分钟前,几个陌生男子来买鞋,开口就是100双。老板娘张霞(化名)看到,杨贵喜闻声从里面的 ...
10月10日上午11点多,营口市鲅鱼圈区的一家体育用品商店里,54岁的老板杨贵喜被几位前来“买鞋”的男子扑倒,戴上了手铐。

几分钟前,几个陌生男子来买鞋,开口就是100双。老板娘张霞(化名)看到,杨贵喜闻声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,突然就被几个人控制住。张霞愣在一边,只听到一句“警察”。

当时,隔壁餐馆的老板刘鹤(化名)看到邻居门前聚了一群人,没一会儿,一个人被推着出来:头上套着黑头套,双手被手铐铐在背后。

刘鹤一眼就认出那是杨贵喜,他身上还穿着平时健身用的黑色紧身裤。他被推到车上,辽B,大连的车牌号。

11月1日,大连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号“大连公安”发布文章称,1994到1995年期间,杨贵喜曾在大连庄河连续强奸杀害4名女性,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杨贵喜的落网,在鲅鱼圈的“跑马”圈里引起了震动。过去的十多年里,杨贵喜曾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明星。他卖鞋、跑马拉松、当教练收徒弟,甚至接受过当地电视台和央视记者的采访。有人感慨:“怎么也没想到身边就藏着杀人犯,这是潜伏的定时炸弹啊。”

而在130公里外的庄河,大多数人对20多年前的系列惨案没有了记忆,一代人长大,一代人老去,城市飞速发展的脚步很快把九十年代的恐惧甩到身后,尘封起来。

庄河杀人往事

11月初,杨贵喜落网的新闻在辽宁台的晚间新闻栏目播出,72岁的庄河人老许和老伴坐在家里看电视,互相感慨了几句“太没人性了”,关掉电视睡了。

老许当时并没有立刻对上号,23年前被杀害的四个女性之一,就是他车间里的姑娘小仲。

1995年,老许在大连绒织印染厂工作。他是织布车间的书记,小仲是车间工人,那一年31岁,负责装纬,辅助织工织布。

大连绒织印染厂当时是庄河最大的工厂,容纳了2000余个员工,被当地人简称为“棉织厂”,是挤破头的国营单位。在各个分厂里,织布分厂最大,拥有一半以上的员工;在织布分厂,织布车间最重要,有将近500工人。

小仲属于普普通通的多数人,工作一般,长相一般,身材一般,如果不是意外发生,几乎很难被记住名字。

那一年的9月2日,小仲上晚班,工作从下午4点开始,到夜里12点结束。这种三班倒的工作相对辛苦,很多城里的姑娘不愿干,就从农村招临时工过来,她们“肯吃苦、不偷懒”。

小仲在距离工厂1.5公里左右的地方租了一间平房,一家人生活在一起,有一个八九岁的孩子。



小仲尸体被发现的地方,如今高粱地被修成了路,棉织厂变成了新小区,案发地附近的公厕也被拆除了。新京报记者王双兴摄

悲剧发生在下班路上。没有目击者,人们只知道第二天一早,有人在高粱地里发现了小仲的尸体,那是去工厂的必经之路,土路,没有灯,庄稼长得比人还高。

消息很快传遍工厂。以前厂里没出过事,一派安生;小仲被害后,一度人心惶惶,“下夜班的能不走的就不走了,在厂里找地方猫到天亮。”

老许们并不知道的是,小仲之死并非孤案,在1994年8月13日、1995年8月3日和11月1日,21岁女孩于某、18岁饭店服务员张某和20岁的大学生于某接连被强奸杀害。

市民老吴记得,当时的传言很多,真真假假分不清。有人猜测是受害者的未婚夫作案,或是在外惹了什么仇家。

老吴1978年从部队退役,到庄河农机厂保卫科工作。“都知道有人被杀了,但是搞不清楚是为什么。当时别说女同志,男同志都害怕。”

整个庄河笼罩在阴郁中。老吴出门上班前会反复嘱咐爱人,不管谁来敲门都不许开;家长们都叮嘱孩子,放学后除了父母别人谁来领都不许走;学校的下课时间被提前,不允许天黑之后放学,并且交通队会派人在校门口护送学生;收音机也在时常广播:上下班、上下学都要注意安全,尽量不要单独出行……

23年后,《大连日报》刊登了连环杀人案嫌疑人杨贵喜落网的消息,老许指着报纸上的“仲某,31岁”不停重复:“是这个,是这个,我们车间的。”

念到嫌疑人信息,一旁的老伴拍腿:“哎呀妈呀,就是电视播的那个,精瘦,高个儿,在鲅鱼圈卖体育用品,还跑马拉松呢。”

鲅鱼圈龙哥

张霞也曾是庄河棉织厂的工人,三班倒,忙于工作,和男朋友不常见面。

她的男朋友就是杨贵喜。

张霞回忆,自己和杨贵喜相识于1994年,因为两个人都喜欢健身,就走到了一起。

张霞说,杨贵喜此前有过一段婚姻,也曾被判刑,据她了解,是1987年在老家吉林白城,杨贵喜因为抢劫入狱,1991年保外就医。但她“不过问他的过去,只要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”。

按警方通报,1994年到1995年期间,是杨贵喜频繁做案的时候。 张霞称并没有发现杨贵喜有什么异常。她回忆,那段时间,她在棉织厂工作,杨贵喜辗转于庄河各地卖货,卖过红小豆,也卖过苹果,但都不怎么赚钱。

杨贵喜的弟弟杨贵昌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记不清是九几年了,杨贵喜偷偷离开了家,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。杨家兄弟姐妹九个,杨贵喜排行老四,在后来的二十多年时间里,他和家人没有什么接触。

张霞说, 1996年,她的厂子“黄了”,自己和杨贵喜一起离开庄河,到海城等地打工。2004年,CBA辽宁队主场设在鲅鱼圈,杨贵喜喜欢篮球,两人到鲅鱼圈看比赛,之后留在了那里。

从地图上看,辽东半岛像一把剑刺入黄渤海中,而营口和庄河便位于两端的刀刃上,一东一西,各自临海。

从庄河到营口鲅鱼圈没有火车,只有一班汽车。每天早晨七点,蓝色的大巴离开鲅鱼圈,迎着太阳朝东走,沿着蜿蜒山路行驶130公里左右,抵达庄河;下午一点多,再从庄河折返,朝西走依然迎着太阳,气喘吁吁回到鲅鱼圈。

在鲅鱼圈,像杨贵喜一样的外来者并不稀奇。这里原本是一个小渔村,1984年成为营口市辖区,1992设立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。年轻的港口城市成长迅速,异乡人和新的楼宇一起扎根,据当地人估计,在鲅鱼圈,外地人总数甚至超过本地人。

为了谋生,杨贵喜和张霞倒卖过CBA门票,也做过瓜子、海鲜生意,直到2016年5月,有了自己的店铺,销售体育用品。

店铺是小区底商,离鲅鱼圈世纪广场不远,临街,夹在一众商店、菜店和药房中间,年租金1.3万,65.5平米的空间被隔成几块,分别用作店铺、卧室和厨房。



杨贵喜和张霞经营的体育用品商店。11月5日,店铺已经关门。

杨贵喜落网后,人们自然而然地想起两年前的“白银杀人案”:连环杀人,手段残忍,嫌疑人逍遥法外20余年,警方最终依靠科技力量发现嫌犯。甚至有媒体把杨贵喜案称为“大连版‘白银案’”。但与白银案嫌疑人高承勇的隐匿人生不同,杨贵喜要高调许多。

人们对他的过往所知甚少,相熟的人知道他来自吉林,更多人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名。但提到“龙哥”,几乎在世纪广场遇到的每个人都知道。

张霞回忆,刚到鲅鱼圈时的杨贵喜留着长发,身材削瘦,有胸肌。杨觉得自己的长相酷似李小龙,也就以“李小龙”自称,久而久之,大家开始叫他“龙哥”。

他喜欢长跑,先后参加过哈尔滨、北京、秦皇岛、盘锦等各地的马拉松比赛,并把证书和照片发布到网上。

在网上,还能搜到杨贵喜的一些信息,比如他曾获2004年海城市第四届全民运动会镇区男子组5000米第一名,

2015年盘锦马拉松,他的半程成绩是1小时45分51秒。


杨贵喜和一起跑步的队友们合影,左四为杨喜昌。图片来自杨贵喜微博

2015年,杨贵喜在QQ空间宣布成立培训班,自称总教练李小龙,培训内容包括篮球、长跑、武术、散打以及女子防身术。

同一年,他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活跃起来,几乎每天都发布几条动态,包括马拉松通知、跑步照片等等。在社交媒体里,他的名头是总教练李小龙、国家一级社会体育指导员、马拉松爱好者、鲅鱼圈长跑俱乐部组织者。

每天早晨六点,杨贵喜都会出现在世纪广场上,嫩绿色的运动服在人群里格外显眼。他有五六个队员,大家经常一起训练,他们会举着写有“龙哥”字样的红旗,在广场上一圈一圈地跑。杨贵喜边跑边吹口哨,有时则举起手机,拍小视频发到朋友圈里。

2018年6月1日,鲅鱼圈国际马拉松开幕前,杨贵喜还出现在了当地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里,对他的介绍是“国家一级教练,职业中长跑运动员,2004年退役后定居鲅鱼圈”。他以马拉松爱好者、跑步技术传授者的身份接受采访:“不管以后我是跑还是不跑,所有的技术我会毫无保留地传承(传授)给大家,不是说非得有多大成绩,让他们能有马拉松精神,能超越自我、提高自己,达到自己的潜能挖掘出来,这是我教练应该做到的。”

6月3日马拉松当天,杨贵喜接受央视记者的采访,还把合影发布到了微博上。


杨贵喜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。图片来自视频截图。

性格古怪的“双面人”

初冬的辽宁,银杏树掉一地金黄。每天晚上,鲅鱼圈世纪广场的角落里,四处散落着跳广场舞、踢毽球、练太极拳的市民,最显眼的是四个“走步”的队伍,那是自发组织的“快乐健步行”活动,每个队伍两百余人,19点,音乐响起,上千人开始有节奏地迈着步子行进,占据了广场的大部分空间。

落网前,杨贵喜也是队伍中的一员,他属于“户外徒步红队”,在队友们的印象中,他热心,经常帮忙组织队伍集合,偶尔还负责拉音响。

队友王伟(化名)说,杨贵喜活跃在广场上,主要是为了卖鞋。起初,他会在走步前把运动鞋摆出来,等到大家开始走步了就收起来。后来生意慢慢有了起色,他把“摆摊”变成了“推销”,每天走上几圈就下来,拿着一叠名片开始四处发。杨贵喜嗓门高,能说会道,“我的鞋好,舒服,还不贵”,广场上的很多人都在他那里买过鞋。

“买谁的鞋也是买,而且他老婆有心脏病,整天病恹恹的,挺可怜的,大伙都照顾他生意。”王伟说。他脚上穿着的蓝色运动鞋就是从杨贵喜那里买来的,200块,穿两年了。

一位和杨贵喜相熟的跑友说,杨贵喜张扬、咋咋呼呼,乐于表现自己,希望得到大家的关注,爱吹嘘自己参加过多少比赛、带过多少徒弟、每天跑多少公里。落网的消息传来后,他推测,“他可能在用这种方法掩饰心里面那种空虚。”

也有人觉得杨贵喜热心、热情。有时,杨贵喜看到有人在广场上跑步,便主动过去“传授技巧”,比如怎么保护膝盖、怎么调整呼吸、用什么姿势跑步不容易累。

但在张霞眼中,杨贵喜有两副面孔。在外面,对外人热情似火,显得乐观开朗,但回到家,就暴露出性情古怪的一面。

张霞说,杨贵喜1964年生人,比自己大9岁。原以为年纪大的老公会疼人,但是“他从来不会疼我”。杨贵喜脾气不好,爱发火,“不大点儿小事他也发火,有时吃饭不许说话,有时菜不爱吃立刻变脸,无缘无故莫名其妙。”

张霞对婚姻生活最大、最美好的设想就是:两个人一起下班,一起做饭,一起洗碗,一起散步,一起唠嗑,但这些杨贵喜都不会和她一起做。

“我和他有点不像一家人,没有那种亲情感,他在外面对别人很热情,但是回到家对我就换了一张脸。”

隔壁餐馆的老板刘鹤不止一次看到张霞坐在房后的小广场边哭。

刘鹤也见过杨贵喜脾气暴躁的时候。“有一次他带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训练,因为孩子把鞋带记错了,他站在那儿骂了半天。”刘鹤说,“有时候小学放学后,小孩在小区里玩,动静大了,他就冲他们吼‘赶紧给我滚’。”

在刘鹤眼中,杨贵喜喜欢和异性搭讪,在公共场合聊女性生理期,有一次,一个20多岁的姑娘在和刘鹤妻子闲聊时抱怨,在路上遇到杨贵喜时,对方言语轻佻:“老妹儿你长得挺漂亮。”刘鹤说,杨贵喜54岁,比女孩父亲的年纪还大。

“悬案”告破

如今的庄河,城市范围正一圈一圈地扩大,不断有新的楼市开盘,公安局和政府迁了新址。遇害女工小仲工作过的棉织厂也被夷为平地,新建起的小区叫东方水岸,有欧式的楼顶和明亮的窗子。

23年,一代人老去的时间。庄河市公安局的办案民警一茬一茬地换,很多人已经调职甚至退休;刑警大队也先后换了5任大队长,但在公安局内部,这桩“悬案”也像接力棒一样不断传递,警方一直没有放弃侦破的努力。

老许回忆,去年春天,还有警察到棉织厂家属楼找到他,了解当年的情况。对方说,“(案子)现在有点儿头绪了。”

据大连警方发布的文章,1994年8月13日,第一起案子发生后,民警在现场勘验时发现了一枚变形指纹,系犯罪嫌疑人所留。随后,警方依托这枚指纹进行调查走访,先后摸排比对五千余人次,但始终未能发现可疑踪迹。

之后的一年里,18岁的饭店服务员、31岁的纺织女工仲某、20岁的大学生于某接连被人强奸杀害。警方根据对犯罪嫌疑人的侵害目标、作案手段和作案特点分析,以及对相关物证的检验,得出四起案件为同一犯罪嫌疑人所为的结论。但因为认定和揭露犯罪嫌疑人的线索有限,案件始终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。

直至今年7月份,在公安部组织的指纹命案积案集中比对专项行动中,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将23年前庄河命案现场提取的变形指纹进行重新校对、修正,从全国范围内进行筛查。10月8日,得到重要线索:营口鲅鱼圈市的一名体育用品商店老板杨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杨某到案后,民警提取了杨某的生物物证,证实其为当年的犯罪嫌疑人。

在讯问过程中,杨某起初申辩自己无辜,但最终对其在1993年从吉林省白城市来到庄河市打工期间,连续强奸杀害4名女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张霞说,在一起24年,两个人始终没有领证。“一开始他说身份证过期了,一直都没回老家办。


杨贵喜落网后,张霞一个人难以将店铺支撑下去,于是在八开纸上印了“清仓甩卖”,贴到门口的玻璃上。

11月6日,张霞重又回到出租屋,清扫垃圾,店铺将在第二天转租出去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她瘦了十来斤。

前不久,张霞接到杨贵喜打来的电话,话不多,声音平静,告诉她,“把店盘出去吧。”杨在徒步队的朋友也接到了他的电话,说了句“多照顾嫂子,龙哥折了”。

鲅鱼圈世纪广场,徒步队的音响照常在晚上七点钟响起,大家从杨贵喜那里买来的运动鞋,在人群里若隐若现。

立冬了,风往衣服里灌。微信群里,依然有人在发和杨贵喜相关的消息。链接点开,是他指认现场的视频,杨贵喜穿着被带走时没来得及换的紧身运动裤,蹙着眉,伸手指向路边的玉米地……
本文有麦芽香体验网分享!更多北京养生会所信息请浏览商家信息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
返回顶部